<ruby id="vd1pv"><th id="vd1pv"><thead id="vd1pv"></thead></th></ruby>
<var id="vd1pv"><video id="vd1pv"><thead id="vd1pv"></thead></video></var>
<cite id="vd1pv"></cite>
<cite id="vd1pv"></cite>
<var id="vd1pv"></var>
<cite id="vd1pv"><span id="vd1pv"><menuitem id="vd1pv"></menuitem></span></cite><menuitem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menuitem><cite id="vd1pv"></cite><var id="vd1pv"><video id="vd1pv"></video></var>
<menuitem id="vd1pv"></menuitem>
<var id="vd1pv"></var>
<cite id="vd1pv"></cite>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var>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listing id="vd1pv"></listing></strike></var><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var>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listing id="vd1pv"></listing></strike></var>
Banner
首頁 > 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構成10級傷殘,賠償前癌癥死亡引爭議”

  前不久,三山區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看似常見簡單的交通事故在法院庭審時卻引起了很大爭議,引起爭議的原因是:受害人在起訴時已因癌癥死亡。

  基本案情:2014年3月份被告金某駕駛汽車與受害人陳某發生碰撞,造成陳某多處受傷,本起事故中肇事司機負全責,受害人陳某無責任。后陳某因交通事故受傷入院治療,并在治療過程中查出肺癌晚期,2014年10月31日陳某對其交通事故中受傷部位申請司法鑒定,鑒定為10級傷殘,鑒定后1星期左右(2014年11月6日),陳某在家中因癌癥死亡。2015年元月份,受害人家屬委托本人訴訟處理該起交通事故賠償。

  案件受理后,我認為有兩種訴訟方案:第一種訴訟方案:因在死亡前,交通事故中受傷部位已做司法鑒定,并且已構成10級傷殘,故在訴訟時直接按10級傷殘主張賠償,但在該方案中存在一個很大風險,即交通事故中構成傷殘等級的情況下主要賠償項目為殘疾賠償金, 如10級傷殘中殘疾賠償金為23114元(2013年度標準)X20年X10%=46228元,本案中再加上其他賠償大概共計7萬元賠償,但就本案中對殘疾賠償金的計算在目前卻產生很大爭議:一種觀點認為,本案殘疾賠償金應當主張20年,我國的人身損害殘疾賠償金依據的是定型化理論,其計算采取的是勞動能力喪失說,即不管受害人實際能活多久,其殘疾賠償金只按照20年計算,也就是說不管受害人定殘之后是訴訟前、訴訟中、判決后死亡,其賠償固定計算20年時間,據此本案陳某在定殘后因癌癥死亡并不影響其殘疾賠償金的獲得和計算。另一種意見認為,本案的殘疾賠償金僅應主張到陳某死亡之時。因為殘疾賠償金時對賠償權利人收入損失的賠償,是為了彌補因身體受到傷害造成的殘疾、勞動能力喪失而造成的損失,這種賠償應當以受害人生命的延續為原則,現受害人生命都已經不存在了,再提勞動能力喪失就已失去意義,因此本案的殘疾賠償金應當計算到陳某死亡也就是23114元(2013年度標準)X7天X10%,經折算為44元左右。作為代理人,對于上述爭議,個人傾向于第一種觀點,即20年為定型化賠償,否則采取第二種觀點的話,在實務中也會存在很大麻煩,比如,按20年計算剛拿到賠償款沒幾天死亡了,那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還要反過來要求受害人家屬退還殘疾賠償金?第二種訴訟方案:按死亡結果,計算死亡賠償金及其他賠償項目,經計算本案總賠償大概在60萬左右,然后再根據交通事故的發生對死亡的參與度來確定賠償比例,如10%-20%的比例,這是一種相對簡單概括的賠償而且具有法律依據:即根據“相當因果關系理論”本次事故與受害人因癌癥死亡之間不可能成立因果關系,但在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中,根據一般人的認知,外傷必然會損害身體機能,雖直接后果不足以致受害人死亡,但對受害人的死亡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因此認定,交通事故與死亡之間還是存在一定的因果關系,參與度10%-20%比較普遍,但此種賠償前提必須要有司法鑒定書,鑒定外傷對死亡的參與度。但實現的問題是,在我們在咨詢司法鑒定所時,均表示無法出具這方面的鑒定報告(注:死者也已經火化)。再此情況下,我們只能選擇按第一種方案去起訴,因此在訴訟過程中,被告方正如我以上所分析,提出了傷殘賠償金計算時間應為7天而不是20年。

2YqiedMGmcckN0CZ5H8ZXS57nJf0sMeAbmMXPrm9

  最后,該案調解結案,作為承辦法官也表示,該案件比較特殊也第一次遇見,且爭議較大。但法院在處理該問題時,傾向于殘疾賠償金按定殘后實際生存的時間來計算(大概因為保險公司相對占優勢吧)。通過這案件,建議在處理該糾紛時應當首選第二種訴訟方案,至于司法鑒定應當是可以做的,蕪湖做不了,全國各地還有很多司法鑒定機構。但無論如何要保留好診療材料。


咨詢熱線
18855383348

肥白大屁股BBWBBW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