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vd1pv"><th id="vd1pv"><thead id="vd1pv"></thead></th></ruby>
<var id="vd1pv"><video id="vd1pv"><thead id="vd1pv"></thead></video></var>
<cite id="vd1pv"></cite>
<cite id="vd1pv"></cite>
<var id="vd1pv"></var>
<cite id="vd1pv"><span id="vd1pv"><menuitem id="vd1pv"></menuitem></span></cite><menuitem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menuitem><cite id="vd1pv"></cite><var id="vd1pv"><video id="vd1pv"></video></var>
<menuitem id="vd1pv"></menuitem>
<var id="vd1pv"></var>
<cite id="vd1pv"></cite>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var>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listing id="vd1pv"></listing></strike></var><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var>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listing id="vd1pv"></listing></strike></var>
Banner
首頁 > 醉駕事故

一晚兩場飲酒,酒后交通事故,飲酒人均擔責任

  朋友間相互飲酒增加氣氛,屬人之常情,但酒后駕車未禁止仍擔責。

  2013年5月李某(原告)受朋友邀請參加宴席,酒席中共有8人飲酒,共飲3瓶白酒(種子酒),約1小時后散席,散席后受害人李某發現隔壁房間的朋友金某也在吃飯,故又同金某一人飲下一聽灌裝啤酒。酒后受害人李某狀況很好,沒有醉酒反應。而且在與金某喝酒結束后送金某回家,然后又返回至飯店取摩托車,買了水果,然后駕駛摩托車回家,當晚10點左右被人發現躺在地上,后被送至醫院治療。后經司法鑒定,傷殘等級為1級,護理期20年,后原告李某起訴當晚所有參與飲酒人員(第一場7人,第二場1人)賠償共計1079641元,經一審法院審理后判決8被告共擔12%責任,其中本人代理的被告金某(第二場飲酒人員)承擔4.5%責任。原告不服后上訴至蕪湖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各被告承擔的責任比例。該起案件,從律師代理的角度來看,被告承擔4.5%的責任已達到被告的目的,但從原告的角度來看,各被告共計12%的賠償都不夠支付醫藥費,但究其原因原告在這次事件中需承擔主要責任。

41e9d531430a7fa5a318b7f15a8079e9_259_194

  附 代 理 詞

  原告李某訴被告金某等人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一案,安徽安江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金某委托,經其同意指派李國山律師擔任其訴訟代理人,現結合相關事實,依據法律發表如下代理意見,望法庭予以采納:

  一、原告李某受傷并非飲酒直接導致,而是原告酒后駕駛摩托車發生交通事故直接導致,被告金某對原告的受傷沒有過錯,且原告與各被告間的先前飲酒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無法律上的因果關系。

  首先,通過本案已查明的事實,即原告受傷是因駕駛摩托車發生交通事故所致,但卻無法查明交通事故發生的成因,客觀上存在因天黑視線不清、超速、自身駕駛等原因導致事故發生的可能性。雖然原告先前有飲酒行為但飲酒不一定導致交通事故發生,同樣交通事故的發生也不一定是飲酒所導致。本案交通事故發生后原告并未及時報警,送至醫院治療時也未進行酒精含量檢測,所以無法證明該交通事故發生是因原告飲酒后醉酒或酒后神志不清所導致,也不能證明飲酒后對交通事故發生的原因力大小。相反,結合本案各被告的陳述以及證人證言均表明,原告飲酒后無任何醉酒反應,神志清楚且原告酒量遠高于當晚飲酒量。因此,被告認為,原告應證明原告交通事故的發生系因飲酒所致(飲酒在交通事故中的參與度問題)。其次,退一步說,即使飲酒與交通事故發生存在一定的因果關系,但被告認為該因果關系只是事實上的因果關系而不是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理由:朋友之間相互宴請吃飯、飲酒是人之常情,并不違法,但眾所周知,我國法律嚴禁酒后駕駛機動車,原告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且在并未醉酒、神志清醒狀態下,理應知道飲酒駕車的危害,然而原告放任對自身行為的控制,駕駛摩托車導致意外發生,其責任完全在于原告自己。即使存在飲酒這一先前行為,也因原告的酒后駕駛這一違法行為,中斷了飲酒這一先前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的因果關系。

  二、原告飲酒的事由,系因被告吳某宴請,且在該酒席中共同飲下白酒近三斤,而被告金某既不是宴請者、組織者也非參加者,故對原告人身不負安全注意義務。

  首先,有無義務來源在于先前行為是否客觀上對原告人身安全造成了一定風險,如果雖同原告飲酒但所飲酒量在原告正常的酒量范圍內對原告身體、思維意識無任何影響,則先前飲酒行為不能成為保護義務的來源。具體到本案中,原告未舉證證明當晚飲酒量已影響到自身的思維意識、行為能力。

  其次,原告同被告金某以外各被告共同飲酒時,因被告金某并非參與者,對原告是否飲酒以及是否過量飲酒等情況毫不知情,如果客觀事實確因原告過量飲酒而致交通事故發生,那么作為當事參與者的各被告(除被告金某外)理應知曉其已過量飲酒,應當預見到可能存在的安全風險,對原告負有注意、保護義務,但上述各被告均放任不管各自離開,應當承擔一定的過錯責任。

  最后,原告在與第一場被告等人飲酒結束后,又同被告金某聊天并一人飲下一瓶罐裝啤酒(125ml),該事實在飯店負責人的證言中已證明,至于其他被告代理人認為原告后與被告金某過量飲酒并非只飲一瓶罐裝啤酒,純屬主觀猜測毫無事實可言。故,原告與被告金某所飲下的酒精量相比較原告之前的飲酒量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計。而且,原告在與被告金某的聊天、飲酒以及送被告金某回家過程中均神志清楚,無任何醉酒反應。因此,在被告金某對原告之前飲酒情況毫不知情以及原告又無任何醉酒反應的情況下,被告金某客觀上是無法預見到原告僅與自己飲下一瓶罐裝啤酒,會存在過量飲酒所帶來的危險。另,被告金某在離開飯店時已要求原告不要酒后駕駛摩托車并交代飯店負責人安排車輛送行。故,代理人認為,被告金某客觀上在無法預見危險的情況下也已盡到合理的提醒、注意義務,不應承擔過錯責任。

  三、被告金某對原告最后駕車回家的行為不負有勸阻義務。

  事發當晚,原告在送被告回家后,并不是當場直接駕駛摩托車回家,而是返回飯店取摩托車,當時飯店負責人已對原告進行勸阻,原告表示自己沒喝多,不要緊,并且清楚的記得買水果帶回家,后原告在買完水果后駕車回家。所以,在第三人已經盡到合理義務的情況下,被告仍堅持駕車回家,責任顯然在于原告自己。而且,事實上被告金某也不是本案原告離開時最后一個接觸者,對原告最后駕車行為也不負有勸阻義務,且先前也盡到合理提醒、注意義務。

  四、被告對原告司法鑒定意見書提出異議,并且部分賠償項目計算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綜上所述,望法庭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法判決。

  延 伸:因果關系理論探析:原因的原因能否成為損害結果的原因?

  假設案例:1.某駕駛員因觀看廣場人員表演,開車分神導致交通事故發生致行人死亡。分析:導致死亡的原因是交通事故,交通事故發生的原因是司機觀看廣場表演。廣場表演與死亡結果存在事實上的因果關系,但卻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關系,很顯然表演者不承擔任何賠償責任。即原因的原因不能成為損害結果的原因。

  假設案例:2.車輛在行駛過程中,一乘客毆打司機,導致司機失控,發生交通事故致行人死亡。分析:致人死亡的原因是交通事故,交通事故發生的原因是乘客毆打司機所致。乘客毆打行為與死亡結果存在法律上的因果關系,很顯然應承擔相關的賠償責任。即原因的原因應成為損害結果的原因。

  本人認為:能否成為損害結果的原因,關鍵在于行為人是否制造了不可容忍的風險,即是否足以引起損害后果的發生。


咨詢熱線
18855383348

肥白大屁股BBWBBW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