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vd1pv"><th id="vd1pv"><thead id="vd1pv"></thead></th></ruby>
<var id="vd1pv"><video id="vd1pv"><thead id="vd1pv"></thead></video></var>
<cite id="vd1pv"></cite>
<cite id="vd1pv"></cite>
<var id="vd1pv"></var>
<cite id="vd1pv"><span id="vd1pv"><menuitem id="vd1pv"></menuitem></span></cite><menuitem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menuitem><cite id="vd1pv"></cite><var id="vd1pv"><video id="vd1pv"></video></var>
<menuitem id="vd1pv"></menuitem>
<var id="vd1pv"></var>
<cite id="vd1pv"></cite>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var>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listing id="vd1pv"></listing></strike></var><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strike></var>
<var id="vd1pv"><strike id="vd1pv"><listing id="vd1pv"></listing></strike></var>
Banner
首頁 > 雙倍工資

關于雙倍工資時效問題的分析

      勞動爭議案件中關于雙倍工資時效計算一直存在爭議,主要有:第一種觀點認為,雙倍工資的時效應當自用工之日起第二個月開始計算1年,如勞動者2015年1月入職,時效應從2015年2月份開始計算,超過1年部分則屬于超過時效,依據為:《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27條第1款規定。第二種觀點認為,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簽訂書面勞動,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雙倍工資,如上列,勞動者2015年1月入職,雙倍工資計算月份為2015年2月份至2016年1月份,時效計算應當自2016年1月份后開始計算1年,理由為未簽書面勞動合同的違法狀態一直持續,不應當自入職第2個月(知道或應當知道之日起)開始計算而應是從違法狀態終止時即2016年1月份后開始計算。第三種觀點認為,雙倍工資的性質屬于勞動報酬,不屬于法律規定的賠償或補償,因此,仲裁時效不受《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27條第1款的限制,應當依據《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27條第4款規定計算訴訟時效。本人代理的一起勞動爭議案,按照第3種觀點,獲鏡湖區法院支持,但在實務過程中不同法院不同法官對此類問題仍爭議很大。

u=1922944020,801112909&fm=26&gp=0

  附: 代理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安徽安江律師事務所接受原告王某某委托,經其同意指派李國山律師擔任其訴訟代理人,現結合相關事實,依據法律發表如下代理意見,望法庭予以采納:

  本案事實清楚、法律關系明確,原告的合法權益依法受法律保護。

  一.原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應予支持。

  原告自2009年9月份在被告經營的洗浴店工作,從事浴室衣柜看管員一職,直至2011年3月15日洗浴店才與原告簽訂了書面《員工聘用合同》 ,被告經營的洗浴店未依照法律規定與原告簽訂勞動合同,顯然違反法律的規定,理應向原告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針對被告答辯稱原告的該項訴求已過訴訟時效,本代理人認為沒有法律依據,且曲解了法律的規定,認為雙倍工資不是勞動報酬,同時也違反了法律保護勞動者弱勢群體的立法精神。

  “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認為是勞動報酬而不是一種賠償的理由:1.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可以對勞動報酬、勞動條件等進行協商確定,但在勞動關系中,勞動者處于弱勢,法律對本來雙方協商確定的勞動報酬等問題進行干涉,用法律、法規的形式對此進行一些強制性規定,比如雙休日加班需要支付200%工資、約定的工資不得低于當地的最低工資標準等。這種通過法律強制性規定,使勞動者獲得多出來的工資,法律均認為是“勞動報酬”而不是“補償”。同理,既然上述200%加班工資是勞動報酬、低于最低工資的補足部分是勞動報酬,為什么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就不是勞動報酬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也不符合法律規定的。

  2.任何一部法律的出臺與實施,不論其邏輯結構還是語言文字極其嚴謹,既然《勞動合同法》第82條已經明確規定為“不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工資”,而不是“...按每月工資二倍支付賠償”。

  綜上,根據《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27條第4款規定,勞動關系存續期間因拖欠勞動報酬發生爭議的,勞動者申請仲裁不受1年時效的限制,勞動關系終止的,應自勞動關系終止之日起1年內提出。由此,本案原告請求被告支付雙倍工資的訴請并沒有超過時效,依法應予以支持!

  二.原告主張被告支付未享受社保待遇而產生損失的計算標準及法律依據。

  原告與被告經營的洗浴店在勞動關系存續期間,被告經營的洗浴店一直沒有依法未原告辦理相關社會保險,以至于原告在失業時未能享受失業保險金待遇,故本代理人認為對于這部分損失有法有據,理應由被告承擔。根據《安徽省失業保險規定》第18條、21條規定計算:7.5月×1010元/月×60%=4545元。

  三.原告加班的事實及加班工資的計算。

  根據原告與被告經營的洗浴店簽訂的《聘用合同》第四項第5條約定可以明確反應原告加班的事實,同時更進一步的反應出原告不僅不能享受法律規定的休息權,而且在享受原本應享有的休息權時還要被扣除工資,被告的行為顯然違法。被告在沒有提供任何證據的情形下當庭否認加班的事實,法庭依法不應采納。

  加班工資的計算:274×30=8220元

  天數:274天,實際應為280天。

  (2009年9月1號--2012年5月10號,共140周,雙休日280天)

  標準:30元/天

  (安徽省最低工資標準1010元/月÷30天=33.6元/天,按30元/天)

  五.被告經營的洗浴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應向原告支付經濟賠償金。

  在舉證、質證階段被告當庭提交了一份所謂原告簽字的“辭職報告”,對于該份證據本代理人認為該份證據不具備合法性。該辭職報告并非原告本人的真實意識表示而是在被告引誘、脅迫下所簽的字,原告在入職時被告單位向原告收取押金,后在解除合同時以不在辭職報告簽名就不退還押金為由,迫使原告在辭職報告簽名。作為弱勢群體一方的原告在自身合法權益已經受到侵害的前提下,由于法律意識的淡泊,本著能“拿回一點是一點的”心態極不自愿的在辭職報告上簽字,面對這種普遍存在的現象本代理人也曾思考到底是勞動者的“無知”還是勞動者的“無奈”?但無論如何本案原告的簽字確非真實意思表示,另外該辭職報告的內容是被告單位所寫,而不是原告本人書寫,被告經營的洗浴店也隨后申請注銷,結合這兩點情況正好與上述事實相互印證,恰好說明了是被告單位變相違法解除與原告間的勞動合同。

  計算標準: 2.5月×1206.5月/元×2=6032元

  (合同解除前2011年5月至2012年5月,月平均工資:1206.5元)

  最后,被告上述種種違法行為已嚴重損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原告的訴求不僅有法有據而且為了便于調解能更快的解決爭議已經做出一定讓步,至此,希望法院能依法支持原告所有訴求!

  此 致

  鏡湖區人民法院

  代理人:李國山

  2012年9月20日


咨詢熱線
18855383348

肥白大屁股BBWBBWHD